注册 登录
星星诗刊官方网站 返回首页

林海雪狐的个人空间 http://xinsaoke.com/?52862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仙踪侠影黄芽香 文

已有 33 次阅读2017-10-4 20:40

仙踪侠影黄芽香
文/
汪德国
   记得是蒲松龄说过这句话吧,天下快意之事莫若友,快友之事莫若谈。我觉得,紧接着还可以续上这样两句话:快谈之事莫若茶,快茶之事数黄芽。试想想看,两个或者几个好朋友在一起,知心的话儿聊着,清香的茶儿喝着,何况还是那久负盛名的黄芽茶啊!茶儿飘香,笑声连连,那是怎样一种惬意而又舒心的境界啊!


   已经记不清我是几岁开始喝茶的,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在我来到这个世界时,很少有婴儿和儿童能够喝上牛奶的,或许就在我刚出世不久,母亲就用小汤匙,盛上那么点淡淡的茶水儿,缓缓地送到了我那一张一翕的小嘴儿里呢,那简直是一定的。由此几乎可以判断出,我喝茶的年龄几乎就是我生命的年龄了。而我对茶叶最初的记忆,却就是我们家喝了好多年好多年的那种茶叶面儿。细碎的、绒绒的、绿中带点儿微黄的茶叶面里,再由母亲掺上点桂花儿,看着舒服,喝着喷香。特别是由于生产队茶地里的茶全部制作了红茶,集体卖到了公家,(好长时间后,才知道是出口到外国)家里喝的茶,大多采自于大山里的老荒茶片制成的,更透出了一种实诚与厚朴,喝在嘴里,面哚哚的,特有味。


   那年月,我们家处于一种相当困难的时期,我们姐弟八个,都是赶趟儿似地从娘肚子里爬出来的,梯档子似的,一个比一个高出一截儿。“半桩子,饭仓子”,个个会吃,可是生产队里分的粮食不够,大多只能吃一些父母在自留地里种出的南瓜和山芋当饭吃,所以我到现在都对南瓜和山芋存着芥蒂,疙疙瘩瘩的不欣赏。多亏我母亲当年两个好朋友好姐妹,我们的“丁大大”“张妈妈”的好心接济,才时不时让我们家隔三叉五地能吃上一顿大米饭或白面馍,打打牙祭,往往让我们姐弟们喜出望外,进而雀跃了。她们俩一个在当时三线厂的皖西机械厂,一个在皖西化工厂。那时候三线厂可是国家的宠儿呀,待遇高的很,我的这两位“伯母”看我们小孩儿没饭吃,挺同情的,就时不时给一些粮票或者自己的粮食供应本子给我母亲,让她到粮站买些大米和白面回家来,而我们只要看到母亲背上被一个小口袋从山口路边回来了,就甭提有多高兴了。无以回报呀,好朋友好姐妹间,虽不讲究对等,但也要讲点礼尚往来,记得我母亲每每只得在她把每年的新鲜茶叶面制好之后,包上两大包,分别送给“丁大大”和“张妈妈”。有次是由我上学时,带给”丁大大“的,她接过这包”礼品“后,对我说:”我家人就是喜欢你妈妈做的这种茶,比女婿买的小绿茶还好喝。

   再以后,我就知道”小绿茶“了。大队的红茶厂停办了好几年之后,又办起了一个茶厂,专门制作绿茶,但是我们一般人家还是喝不起的,喝的还是那种茶叶面。七八年吧,我上了师范,二弟参了军,而我父亲在帮一户人家盖房子时,摔成了严重脑震荡,我家没有了劳动力,根本就能没有条件买那种小绿茶。记得有一次二弟来信说,一位平原地区的战友托他买两斤茶叶子,问我买得到买不到,我就到村(大队改成村了)茶厂去看了看,问了问价钱,正在思忖着囊中羞涩时,当时茶厂的负责人——我的一个远房大哥,似乎看出了我的窘境,就对我说:”我来向村部反映反映,看看当兵的,能不能照顾照顾。“没过几天,我从学校回家后,这位老哥立马对我说,村里研究决定,每位军属家照顾两斤茶叶,让我去称回来,我高兴无比,就回家拿了个口袋去领了回来,第二天就给二弟寄过去了。记得我的这位远房大哥为人比较地强势,很是有点儿口吃,与人争论时,经常是急得面红耳赤,却一句不相让,我不怎么喜欢他。但是这一次,他在我们家那般困难、那般弱势时,却有了那样一种关心,让我对他平添了许多的好感和敬意,以至于到他渐衰渐老,一直到他终老而去,我都没有忘记这件事情。也就在那一次,他为我称茶时,特意多给了一小撮,让我回家泡着喝尝尝,让我正式领略到了”小绿茶“那热忱的风味,喝在口里,爽进心里,透出一股不一般的劲道来。


    又过了好多年,我知道了我们霍山有一种茶,叫什么”黄芽茶“,我们霍山的茶叶,生叶是绿的,成茶也是绿的,或者绿黛色的呀,怎么会是黄的呢?在当年,对我而言,这个”黄芽“,无异于横空出世。后来知道,有这个疑问的不止我一个,一是因了”黄芽“这个茶叶品种,尽管古已有之,但是已经失传很久多年,在我开始喝茶的时候,还在隐姓埋名;二是她就像一只非常娇贵的小燕子,还没有飞进寻常百姓家里,让她披上了一层很神秘很神秘的面纱,不由得人们不对她产生一种好奇而又向往的感觉。

    事实上,霍山黄芽,她本就是个有着极丰富的文化内涵、书写了许多传奇故事的“小主”啊!把她的故事编成电视剧,怕比这《甄嬛传》还要精彩许多呢。大唐贞观年间,唐太宗的御妹玉真公主李翠莲立志修佛,在霍山挂龙尖上的白云庵削发为尼。而这挂龙尖,这是霍山著名的黄芽茶之乡呀。而这李翠莲酷爱饮茶,看到挂龙尖上的山茶,简直有种“他乡遇故知”的感觉,遂在诵经弘法之余,经常向当地茶农请教采茶制茶经验,精心研读陆羽《茶经》,并遍访霍山其他地方的茶乡茶农,制茶方面的造诣已经非同一般了。她用大别山金竹坪之抱儿峰的优质茶草加工制成的黄芽茶香气独特,余味悠长,被人称为「白云庵佛茶」。在唐太宗之女文成公主与西藏松赞干布成亲之际,李翠莲将她采制的霍山黄芽茶送至京城。唐太宗品尝此茶后,连称好茶,遂将此茶赐名为「抱儿钟秀」,并御笔题写「抱儿钟秀」茶名。「抱儿钟秀」的意思用现在的话说出来就是,这是凝聚着天地精华之气的抱儿峰孕育出的天下最好的茶叶呀!就这样,这个在唐朝以前已经有了1000多年历史的小家碧玉似的黄芽茶,从此踏上入了殿堂,成为历代贡茶,名扬天下。民国四年,《霍山县志》记载,
公元1915年,霍山“抱儿钟秀”黄芽茶参加巴拿马万国博览会,获得金奖。


   我国的黄茶按茶叶的嫩度分为三类,分别是黄芽茶,黄小茶,黄大茶,所以这黄芽茶就是黄茶,而霍山是该黄芽茶的主产地,有着姣好的身段,俏丽的外表和锦绣的品质:外形条状,微直略扁,形似雀舌,其色嫩绿均披白毫,其香气清爽并持久,茶汤色黄绿清澈,叶底嫩黄明亮,品一品其汤滋味醇和浓厚,品后还有明显回甘的特点,让人亲睐、流连而依恋,成为了霍山人、六安人、还有天下更多人相知相爱相敬的好朋友。


   继上个世界七八十年代复出之后,霍山黄芽以其崭新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,其形象姿态、气质涵养都较之以前发生了令人欣喜的变化。首先是霍山黄芽,她以一种邻家女孩的姿态,来到了乡亲父老面前。不再端着大家闺秀的架子式子,故作高雅地孤芳自赏或顾影自怜,而是放下身段,和山里乡亲们搀和了在一起,倾心为农民伯伯阿姨们着想,成为了山里百姓发家致富的好帮手,霍山茶叶,尤其是黄芽茶,已经成为霍山农村经济的支柱产业,成为不少农户收入的主要来源。同时,霍山黄芽也已经走入寻常百姓家的茶柜茶几,成为了霍山人日常生活中的好朋友,为他们招待宾客,除饥解渴,添雅助兴、强体健身。我也早就告别了喝茶叶面的历史,喝了几年小绿茶后,喝上了清新淡雅的黄芽茶,并且与之成为了知己和挚友。毫无疑问,霍山黄芽,也自然而然成为了霍山的一块金子招牌,成为霍山招待四方宾客、广交天下朋友的友好使者。并且有理由相信,如果说,现在所说的”安徽三黄“,霍山黄芽还有点占了小光的嫌疑的话,可能要不了多长时间,这个在霍山这片黄土地上,有这么一群、一群群黄皮肤人生产出来的黄芽茶,一定会和其他二黄并驾齐驱,真正成为霍山的骄傲、安徽的骄傲,乃至祖国的骄傲的!


   有一天早晨,我泡了一杯黄芽茶,静静地坐在了书桌边,看着那些在杯子里舒缓轻曼、慵懒伸展、慢慢下落的小黄芽优雅的姿态时,猛然间回想起了孩提时代,我想模仿大人们用杯子泡绿茶喝的做法,抓了一把茶叶面放在杯子里,那茶叶面浮在杯里水的面上,怎么也沉不下去,我等不及了,端起来就喝,喝了满嘴的茶叶面,满嘴地钻,吐了好一会儿,也没有吐完,被母亲笑骂了一顿的情景:“傻孩子,茶叶面能用杯子泡吗?得用茶壶泡,茶叶面才不会喝到嘴里面!”哦!原来若此。此时,我不禁想起了一个问题,不同的茶叶,有不同的姿态;不同的茶叶,又有着不同的喝法,那么,茶叶面、小绿茶、黄芽茶,霍山还有什么黑茶、白茶的,她们之间又是一种什么关系呢?她们之间有没有一种高贵低贱之分吗?偶然间,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里浮现——“七仙女”下凡!霍山土地上生长的这一棵棵神奇的茶树,不就是上天对霍山人的恩赐吗?而这不同种类品种的茶叶,她们无疑就是那几个思凡人间的“七仙女”呀!她们有的醇厚淳朴,有的机灵俏皮,有的平和淡定。她们个个都有一副热心肠,好心肠,而最为出类拨萃、能够担当起一种历史重任的,就非天生丽质、率真怡雅、玲珑剔透的老幺“七仙女”“霍山黄芽”莫属了。

    在一次文学社活动时,霍山茶叶专家团队的领军人物、茶叶办主任王少武带领我们来到了霍山黄芽待培基地之一的“狮象山”,看到在那百仭绝壁上镌刻的“抱儿钟秀”四个酣畅淋漓、遒劲无比的草书大字时,我在惊叹感慨之余,猛然领悟到了“霍山黄芽”、“霍山黄芽人"的一种追求、一种志趣:汲天地之灵气, 取日月之精华;衣抉飘飘,仙踪侠影;天地抱秀,含翠吐绿;捧出心底那一抹抹清香,去润泽四海朋友那一方方心田呀。

   

  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