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星星诗刊官方网站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022|回复: 2

生命中的红舞鞋

  [复制链接]

52

主题

5

好友

415

积分

版主

发表于 2014-4-16 15:50:17 |显示全部楼层
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(1)



口述:乔献华  李渝生

整理:党荣杰  黄妍妍

编剧:唐文高










全国媒体对乔献华的报道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全国媒体对乔献华的报道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  



全国媒体对乔献华的报道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



全国媒体对乔献华的报道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



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



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



《生命中的红舞鞋》电视剧剧本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 - 娱乐创意人唐文高博客

       作者唐文高(中)和乔献华,李渝生夫妇谈剧本


  






正文:

第一集



第1场        场景:涪陵下乡报名处  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人物:青年乔献华   报名处女同志  众人

          日/外        



喇叭里响起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广播,街上挤满了穿着军装的人,还停留着很多军用车,上面也站满了准备下乡的男男女女。

“为了响应党中央的号召,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很有必要。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、高中、大学毕业的子女,送到乡下去,来一个动员。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。希望广大知识青年和脱离劳动的城镇居民,热烈响应毛主席这个伟大号召,到农业生产的第一线去。”喇叭里连续地放着这一段广播。

乔献华穿着一身旧军装,手里拿着报名表,兴冲冲地往前面挤,身边有很多人看着她,她一直往前冲,直到挤到比较靠前的位置。

前面一排桌子,乔献华对面的女同志穿着一身新的军装,带一副眼镜。

乔献华:同志,为了响应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,我愿意报名下乡,这是我的报名表。(把报名表递过去)

女同志:(大声)姓名乔献华,性别女,年龄十五岁。(抬头问道)你只有十五岁,确定要下乡到农村去吗?

乔献华:(兴致勃勃,大声地说)我确定,我愿意响应毛主席的号召,积极下乡到农村去,同志,请给我安排吧。

女同志:(翻文件,用笔在报名表上写了一些字,递给乔献华)乔献华,女,十五岁,下乡到龙潭区太平人民公社复兴大队第6生产队。

乔献华:(接过报名表,往外挤去)我可以下乡啦,我可以下乡啦!

乔献华兴奋的跑远。



第2场       场景:父母家里  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人物:乔献华   周维清 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日/内        



乔献华拿着下乡证明兴冲冲地回到家。

母亲周维清正在厨房里做饭。

乔献华:妈,你快来看,快来看……

周维清:(从厨房走出来,惊恐的表情)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了?

乔献华:(拿着报名表)妈,你看这是什么?

周维清:(从乔献华手里接过报名表)这是下乡的报名表,你报了名?

乔献华:嗯,妈,我填了下乡报名表,组织已经批准了,明天就走。

周维清:(抬头看乔献华,愣住)你说什么?你走了,那家里怎么办?

乔献华:妈,家里不是有你还有弟弟妹妹的嘛,我只是下乡当知青,又不是不回来了。

周维清:可是……

乔献华:(拉着周维清的胳膊,平静地说)妈,现在中央都在号召知识青年下乡,我想用我的行动向周围的人证明我们是清白的,爸爸是好人!

周维清:傻孩子,可是你爸已经不在了,我们家的顶梁柱是我们两个啊,弟弟妹妹都还小,你要是不在身边,妈妈一个人该怎么办哪,而且万一你回不来怎么办,万一国家下政策就让你们留在乡下该怎么,献华,我已经失去你爸爸了,我不能再失去你了呀。

乔献华:妈,你放心,我一定会回来了,我在乡下会照顾好自己的,妈我已经长大了,不是吗,我会在农村好好生活,也会常回来看你的。

周维清:(停了一下)哎,你想去就去吧。只是孩子,不管去哪里,都要清清白白的做人,一定要做到无愧于心。想去就放心去吧,家里有妈呢,妈等着回来。

乔献华:(扑到母亲怀里)妈!

周维清:(拍了拍乔献华的肩膀,无奈的笑了笑)好了,先吃饭吧,要不然一会儿饭就凉了。

乔献华:(兴奋地看着周维清)嗯,知道了,妈!

周维清走进厨房。

乔献华从柜子里拿出一双红舞鞋,看了一会儿,放在了贴身背的包里。



第3场      场景:涪陵广场处

        人物:乔献华母女   下乡众知青

             日/外



乔献华和其他知青一样,一身草绿色的军装上扎着皮带,胸前佩戴毛主席像章,军用挂挎包上印有“扎根农村干革命”。

乔献华和众知青手持“红宝书”,高喊着口号,上了下乡的军用车。

车上站着很多人,也放了很多生活用品。

乔献华站在人群中,脸上都是笑容。周维清站在车旁边的人群中笑着看着乔献华。

身边一个女孩,手里提着满满一大包东西,小声哭着,紧紧抓着旁边一个妇女的手。

女  孩:妈,等一有时间就去看我啊,最好能把我接回来,我才不要在那种地方生活一辈子。

妇  女:孩子,你放心吧。妈就是托多少关系也会把你接回来的……

乔献华:(转过头看周维清)妈,我走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,不用担心我,我会好好学习改造的。

周维清:傻孩子,妈妈相信你,你一定会光荣地回来的。

    车就要发动,女孩哭着扯着妇女的手一直不放。

    车子发动了,缓缓前行。乔献华伸出手来向母亲周维清敬了一个军礼,脸上都是笑容。

周维清站在送行的人群里看着乔献华。

乔献华随众知青上了车,挥舞着双手向周维清告别。

军用车载着众知青出发。



第4场     场景:复兴大队   

            人物:乔献华  村民  小学生  众人

        日/外

     

远方一群小学生敲锣打鼓地站在村头,旁边站着的是村子里的村民。

车停下来,知青们一个个下车,乔献华最后从车上下来。

两三个村民过来帮乔献华提东西,乔献华露出惊讶和欣慰的表情。

村民甲:这姑娘长得可真漂亮,一看就知道是文化人,能到咱农村来不容易啊。

村民乙:是啊,嫩生生的,要农村的女娃娃就是不一样啊!

乔献华:(站得笔直)我们都是一样的,身为中国人,没有阶级之分,大家都是为了响应毛主席的号召,随号召知识青年下乡,我们都要为人民服务。

小学生:(一起大声喊)欢迎,欢迎,热烈欢迎!

    一妇女走在乔献华身后,手里提着乔献华的一个包。

妇  女:可不是,比我们家的那丫头俊多了,人家一看就是文化人没吃过苦。

乔献华:(回过头,着急地)我吃过苦,我吃过苦,我来这就是学习改造的。

妇  女:姑娘,你不用怕,来这里就当来自己家了,不用这么紧张,这里的人都是好人,没用怕的。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啊?

乔献华:嗯,我叫乔献华。

村乙民:这名字多好听啊,前两年咱们太平有个女知青长得漂亮被叫作“太平一支花”,我看乔献华同志可以叫“赛太平”了。

      众人一起跟着笑了起来。

村民甲:那就叫她“赛太平”了,大家同不同意?

众  人:同意,同意!

乔献华没有说话,笑笑,跟着村民往村子里走。



第5场     场景:复兴知青聚会点   

            人物:乔献华   村民  王淑珍   众知青

        夜/外   



乡间的夜里,很多知青围坐在一起,乔献华坐在一群人中。

地上燃着火,有一些女知青站起来一起跳着自己编的舞。

一些村民坐在乔献华身旁。

知青甲:乔献华同志,你也上去唱首歌,跳个舞吧,像你这么漂亮的女知青一定是很会唱歌跳舞的。

知青们:(附和着)乔献华,乔献华来一个!

乔献华:(站起身)我看还是算了吧,我当观众就好了,你们唱吧!

一个穿着军装,扎着两个大辫子的女知青站了起来,她叫王淑珍,和乔献华是坐同一辆车来的农村。

王淑珍:那怎么行,你必须来一个。

乔献华:这样吧,我给大家唱一首《山楂树》吧。

所有人:好,好!

    乔献华边唱边跳,赢得了所有人的掌声和欢笑声。

知青乙:(站起来拍着手)再来一个,再来一个才行!

所有人:对,再来一个,乔献华再来一个,再来一个!

乔献华:那这样吧,我跳个舞吧!

    乔献华跳完舞,走到人群里坐下。

王淑珍:我觉得乔献华同志很有这方面的天赋,(看着乔献华)你应该组织一个宣传队,为咱知青队服务,为人民服务才好。(转向众知青)大家说对不对?

所有人:对,对。

男知青:不如成立个宣传队吧,当时我们都支持你!

所有人:我们都支持你!

王淑珍:(看着乔献华)献华,你别不说话啊,所有人可都等着你表态呢!

乔献华:(看着生产队长)队长,你的意思呢?

队  长:我没意见,反正只要是为人民服务的事,咱们组织都会支持的!

王淑珍:(看着乔献华)现在没话说了吧,我第一个加入宣传队,献华,我什么也不会,就给你打杂好啦!(转向众人)还有没有人报名!

    很多知青都站起来,举起手来要报名。

    报名的知青都在王淑珍那里签了名,乔献华笑着看着王淑珍。



第6场     场景:知青文艺演出会上

        人物:乔献华   众人

        日/外        



    乔献华在台上唱《红军不怕远征难》,台下是不息的掌声。

    穿着绿军装的女知青们在台上合唱《让我们荡起双浆》,乔献华站在台中央担任领唱。

    表演结束,生产队长走上台来。

队  长:乔献华同志,你留一下。

乔献华:(转过头,从台边走到台中央)队长,有什么事吗?

队  长:(举起双手,朝台下摆一摆,让观众安静)乡亲们,知青们,你们觉得今天的节目好看吗?

众  人:好看,好看!

队  长:这都是咱们队乔献华同志的功劳,是她组织了宣传队,给咱们的劳动生活带来了欢声笑语。

众  人:乔献华,乔献华……

队  长: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咱们组织已经批准乔献华同志带着宣传队回城演出啦!(看着乔献华)乔献华同志,这是咱们队,咱太平知青的光荣,好好表演啊!

乔献华:(回敬一个军礼)是,队长!(转头向台下观众)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家对宣传队的希望的!

队  长:好啦,乔献华同志,快回去休息吧,明天还要准备回城的演出!

乔献华:嗯!那队长我们就先回去了。(说完,向台下鞠一个九十度的躬,走到后台去)

队  长:(朝乔献华摆摆手,转向台下)同志们,都散了吧,早些回家休息,明天还要早起劳动。

    众人慢慢地离开,人群中还有人高唱着革命歌曲。

    队长走下台来,背着手向前走去。



第7场     场景:涪陵广场

            人物:乔献华宣传队成员    涪陵市民

            日/外



乔献华站在台上跳舞,绿色的军装使乔献华整个人都倍加精神,梳到肩边的两条大辫子随着舞姿有节奏地摇摆着。

台往内的边上有一个用布搭成的后台,靠左边处用布搭起一个后门,有不少穿着军装的女知青往前看着台下黑压压的观众,痴痴地笑。

台下是涪陵市民,对着台上的女知青指指点点,鼓掌不息。

远处,张复生肩上挎着一个工具箱,手里拿着一个粘满石灰的瓦刀走过来。

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从对面走来,走到离张复生一米左右的位置停下。

妇  女:(看着张复生)张师傅,这又是给哪家干活去啦?

张复生:这不是刘大姐嘛!前大街上陈大婶的房子又漏雨了,趁着天好,我帮她糊了糊,要不然下雨天又要漏雨了。

妇  女:张师傅,你这人真是热心肠,现在像你这样的大好人少了呀!

张复生:(摸摸头)这看你,说的这是哪里话,刘大姐,你抱着星星这是去哪啊?(看着刘大姐怀里的孩子,脸上露出喜爱之情)

妇  女:今天一批知青从农村来城里演出,我本想去看看,没想到人那么多,你说我抱着个孩子哪挤得进去啊,这不就回来了!

张复生:哦,要是人多的话,还是不要看得好,别吓着星星。(用手逗着刘大姐怀里的小孩子)你说是吧,星星?(孩子害羞的把头扭向一旁)

妇  女:那行,张师傅。我就先回去了,有空去我们家坐坐,孩子他爸老念叨你呢!

张复生:好嘞!

妇女抱着孩子走了,张复生继续往前走,一直走到知青演出的广场。

台下的观众正举手叫好!

张复生停下脚步,踮起脚尖往里看。

乔献华和宣传队的其他女知青在台上跳芭蕾舞《红色娘子军》,乔献华站在台上领舞。

张复生看见台上的乔献华一怔。



闪  回:

第8场    场景:涪陵石灰厂

            人物:乔献华  周维清   张复生

             日/外



    石灰厂的一个角落里堆满了和好的石灰。

周维清站在石灰旁正往身边的两个竹筐装和好的石灰,乔献华站在周维清旁边,奋力地往自己身边的竹筐装石灰。

周维清装满两竹筐的石灰,挑起来往各一个方向走。

周维清:献华,如果挑不动,就少挑点!

乔献华:妈,没事!我挑得动。

乔献华装满石灰,挑起担子。乔献华的肩一下子弯了下去,担子落下来。

乔献华重新站直,挑起担子,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去,前方已经看不到周维清的影子。

张复生从乔献华后面走着,看到前面的乔献华,紧跟上来。

张复生:(看着乔献华)你没事吧!你这么小,怎么能挑这么重的担子,来,我帮你挑吧!(说着,去接乔献华肩上的担子)

乔献华:(看着张复生)这……这多不好意思啊!

张复生:这有什么,来,我帮你挑!(接过乔献华身上的担子)

周维清:(提着竹筐走过来,看着乔献华和张复生)献华……

乔献华:妈——

周维清:(穿过两人,朝前走着)谢谢你,不过她自己的事情还是让她自己做,(转头看乔献华)献华,快跟上!

张复生:我只是看她太小了,这活太累了,怕她身体吃不消。

周维清:穷人家的孩子,这点苦算不上什么。走吧,献华。

乔献华:嗯!(她把身上的担子扶正,艰难地一步一步往前走)

周维清继续装石灰。

张复生看着往前走的乔献华,眼睛呆住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闪回完



台上舞跳完了,乔献华及众知青退出舞台,往后台走去。

接着一个女知青上台唱歌。

张复生看着乔献华离开舞台,走出人群往后台方向走来。



第9场    场景:涪陵广场舞台后台——前台

            人物:乔献华   宣传队众知青    张复生

            日/外



乔献华正坐在后台的一张凳子上梳头发,把刚才的两个辫子挽成一个髻,带上军帽,准备上台去。

张复生走到离后台很近的地方,看着乔献华。

张复生:(自言自语)原来真的是她!

一个女知青跑过来,跑到乔献华跟前。

女知青:献华,又轮到你上场了。

乔献华:好嘞!这就好了。

乔献华说着就从用布搭成的后门往舞台上走去。

张复生:(喃喃自语)一转眼她都成大姑娘了,不过却是一点儿都没有变!

张复生又重新跑到前台去,看着乔献华在舞台上唱歌。

乔献华唱完歌,往台下鞠躬,然后走下台去。

周围的市民渐渐都散了,张复生站在那里,没有回过神来。

天阴下来,打了几个雷,开始下雨。

知青们正往车上搬东西,乔献华怀里抱着一堆演出服,往车上放。

知青们都上了车,车开走了。

天开始下大雨,乔献华站在军用车里探出头来,看见了站在雨中的张复生。女知青们都探出头来,看着张复生。

女知青:看,那个家伙,都傻了,下这么大的雨还站在那里。

雨遮住了人的视线,什么都看不清了。

乔献华:(站在车里,向着张复生的方向挥着手)同志,演出都结束了,快回去吧!

张复生突然回过神来,看着远去军用车模糊的影子,往回跑。



第10场    场景:张复生家里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人物:张复生   乔献华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夜/内



     张复生用毛巾擦着头发,门外有敲门声。

张复生:(擦着头发,往门口走去)谁呀?

男  子:(门外传来男子的声音)生哥,是我,大力!

张复生开门,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。男子叫大力。

大  力:生哥,你这是怎么了,淋雨啦?

张复生:嗯,淋了点雨。

大  力:你不是说从陈大婶家回来,就去我们家修房子的吗?怎么淋雨啦?

张复生:我……

大  力:好啦,好啦,快换套衣服吧,小心着凉。对了你今天有没有看那些知青的演出?

张复生:嗯,看了一点!

大  力:我听说里面有个叫乔献华的,长得可真是漂亮,像个天仙一样。可惜的是她们表演一场就回去了。还是农民同志比较幸福啊,听说她们回去后要在太平各个村子演出!

张复生:你小子怎么知道的?

大  力:你忘啦,我姨妈家的淑珍姐也下乡当了知青,还真是巧了,她就是和乔献华一个队的。这些可都是她告诉我的,消息保准可靠。

张复生:哦,对了,家里的房子没漏雨吧?

大  力:漏了点,不过现在雨已经停了,没事了。

张复生:那怎么行,趁着现在雨停了,(把手巾放下,去拿工具)快去修,要不然再下雨的话,怎么办?

大  力:(拦住张复生)生哥,这雨不会下了,你看外面天上都出星星了,怎么可能还下雨,我看你还是早些睡吧,天黑的很,又刚下过雨,现在去修不安全哪。

张复生:那要不这样,你今晚就别回去了,路上太滑,在我这睡好了,反正我也是一个人!

大  力:没事,我带着这家伙呢,(朝张复生晃晃手中的手电筒)再说我也没和家里说,我不回去他们该不放心了,我看我还是先回去,你也早点休息吧!

大力说完往外走去,张复生送到门口,大力回头朝张复生摆摆手,张复生转过身关上门。

张复生躺在床上,睁着眼睛。



梦  境:

乔献华站在舞台上跳舞,对着台下的张复生微笑。

乔献华越舞越快,渐渐地变成了一个挥着翅膀的天使,张复生一眼不眨地看着她。

梦境完



张复生猛地坐起来。



闪  回:

乔献华梦中跳舞的情景。

闪回完



张复生:(自言自语)她真的是天使吗?



第11场       场景:黑龙江军区慰问太平晚会上  

人物:歌舞团演员   众人   生产队长及歌舞团领导

夜/外     



    舞台上一群漂亮的姑娘正在边唱边跳。

    舞台上方挂着一个很大的横幅,上面写着“黑龙江军区歌舞团太平慰问!”一排大字。

    台下站着一群知青和村民。

乔献华站在台下,穿着一身军装,跟着台上的音乐哼唱着《红军不怕远征难》。

台下第一排的观众席上生产队长和一个男子坐在那里。

队  长:你们这才是专业,你们的表演真是无可挑剔啊!(转过头来,握住男子的手)我代表全太平的知青和乡亲们感谢你们!

男  子:队长,您这是说哪里话,如果没有人民大众的支持,我们的表演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!你说我们一大群人在舞台上再买力地跳,台下没人看,有什么意思,这再美的艺术也要有人懂得欣赏才行啊!

队  长:你们这些文化人就是会说话,(哈哈笑)这个我想代表大家伙给你们提个要求啊!

男  子:您不用这么客气,有什么事您说!

队  长:是这么回事。我们太平的第二批知青这两天就到了,希望你们能多留两天,也让我们的新知青看看你们的表演!

男  子:这应该没什么问题,不过我还是得回去和团里的其他领导商量商量。



第12场    场景:知青演出会上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人物:乔献华   生产队长   歌舞团领导   居委会杨主任   知青们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日/外



舞台正上方挂着大大的横幅,上面写着“热烈欢迎新知青下乡到太平”。

乔献华站在台中央领舞,领唱。

台下站着的是众知青,众村民,看着台上的演出。

生产队长和送新知青下乡的居委会杨主任站在不远处,看着台上的演出。

队  长:(指着台上的乔献华)杨主任,看到那个小姑娘没有,是你送来的上一批知青里面的,才十五岁,是我们这里宣传队的队长,挺多才多艺的。

杨主任:(顺着生产队长手指的方向看去,看见台上的乔献华,眉头一皱)她,她不是乔献华吗?

队  长:是啊,这么说杨主任你认识她啊!

杨主任:当然认识了,她父亲是反革命,他们一家都是党的敌人,是“黑五类”,我能不认识吗?

队  长:你说啥?他们家是“黑五类”,她父亲是“反革命”?你没认错,就是这个小女孩,他们家是反革命?

杨主任:可不是!(扭头看着队长)怎么?你这个队长对她的情况都不了解,就让她组织了宣传队,万一她到时候四处宣传反革命思想,被查了出来,你可是也脱不了干系啊。

    杨主任说完,看看舞台,脸上露出不屑,转身,离去。

队长:(朝他招着手)哎……

    生产队长背着手,气愤地在原处走来走去。

远处,昨晚和队长谈话的歌舞团的男子看着台上乔献华的表演,不停地点着头。

有人从身后走来,贴身给男子说了几句话,男子笑着离开。边走边回头看着舞台。



第13场       场景:村支部

人物:生产队长    以及众人

日/内   



生产队长背着手,走进来,一脸气愤,坐在椅子前,吹吹喇叭。

队  长:喂,喂,喂 。

用手敲打着喇叭筒。

喇叭里传出生产队长的声音。

队  长:现在召开紧急会议,紧急会议,各个小组组长马上到大队部来,马上来,通知,通知……

不一会,队里陆续进来一些人,挤满了屋子。

一组长:队长,啥事啊,是不是上面有下什么重要的通知啦?

队  长:(痛心疾首)同志们,我要惭愧地宣布一件事情,我们队里居然混进了个反革命分子,这是我的失误啊,使得这个成分不清的人混进了我们的革命队伍,现在我们必须把她揪出来才行啊!

一群人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

一组长:(大喊着)什么,反革命分子,这个人是谁呀,队长,我们这就去把他给揪出来。

队  长:她就是宣传队的乔献华,没想到她父亲居然是反革命分子,没有调查她的身分,是我们作领导的失误,她组织的那个宣传队就是在为反革命做宣传,所以我们必须马上解散宣传队,彻底打倒“反革命分子”,彻底打倒乔献华。

一组长:看她平时都挺积极的,原来是个“反革命”,(抬头看队长)那批斗的时候给她定什么罪名?

队  长:她这种资产阶级的毒苗,统统都属于害国害民的“黑五类”。

一组长:(带头喊)打倒“黑五类”乔献华,打倒乔献华!

众  人:(高举着一只手,大声附和道)打倒“黑五类”乔献华。

众人高喊着走了出去。



第14场     场景:知青演出会上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人物:乔献华   众知青  生产队长及各组长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日/外



乔献华穿着军装站在台上独唱《山楂树》。

生产队长带领众人走上台去,其中一个组长一把夺过乔献华手中的话筒,另一个人把乔献华从台中央拉到离台下最近的地方。

台下的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。

乔献华挣脱众人的手,抬起头来看着队长。

乔献华:队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发生什么事了?

队  长:(围着乔献华转了一圈,看着乔献华)怎么回事?你还有脸问怎么回事?

乔献华:队长,是不是我哪里犯了错误,你……

队  长:(看着乔献华,严厉地)我本来以为你是龙是凤,现在才晓得,你竟然是个混进革命队伍里的反革命狗崽子,是资产阶级小姐,我要让贫下中农好好管教你。(看向众人)同志们,我现在宣布一个消息,宣传队就此解散!这样的宣传队给咱队里抹黑,绝对不能再进行下去了,要不然就是宣传资本主义的队伍了,所以我现在宣布乔献华组织的宣传队就此解散。

众  人:为什么呀,为什么呀?我们都喜欢看乔献华的演出,为什么要解散啊?

队  长:(指着乔献华)乔献华,她父亲是反革命分子,她是“黑五类”,这样的人怎么能领导好宣传队。如果继续让她领导宣传队的话,宣传队总有一天会变成宣传资产阶级的队伍。我们党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。

乔献华:(大声地说)队长,我不是,我爸爸是好人!我爸爸当过军官,打过日本鬼子,是个好人。

队  长:好人?难不成是咱们党冤枉了他,难不成是人民冤枉了他!我看你还是好好回去反省反省吧!

众  人:没有想到啊,她竟然是这种人!

    众人争着往乔献华身上丢垃圾,吐口水。

    乔献华本能地往后退,被身后的人一下子推到前面来,摔倒在地上。

队  长:好啦,这事组织会处理的,大家都散了吧,都散了吧!

    众人散去,生产队长及各小组长也相继离开。

乔献华蹲在台上的一个角落里哭起来。

歌舞团男子从另一个方向走来,走到乔献华身边。

男  子:同志,我正找你呢?

乔献华:(抬起头来,眼角还有泪)您找我?

男  子:你这是怎么了,受什么委屈了么?刚才看你在舞台上跳舞的时候就想给你说这事,可是临时有事,被朋友叫走了!所以现在才过来找你!

乔献华:没事,您找我有什么事吗?

男  子:我刚才看了你的表演,觉得你很有表演这方面天赋,希望你加入我们歌舞团。刚才你唱的《山楂树》很好听,(笑笑)可惜,刚才他们找我谈了点事情,没来得及听完呢。

乔献华:(抹去眼泪,笑着说)真的吗,如果可以的话,我现在就唱给你听!

男  子:那真是太好了!

    乔献华站起身,擦掉眼泪,脸上露出笑容。轻唱《山楂树》。

    乔献华唱完,男子鼓掌!

男  子:我们团里就需要像你这样的文艺青年,真诚地希望你能加入我们!(伸出手来,跟乔献华握手)

乔献华:(惊讶)啊?

男  子:怎么,不愿意?

乔献华:我,我,我看你还是去给我们领导说吧,这事我作不了主!

男  子:那行,我有空就去说!好好努力才行啊,是这方面的好苗子啊!

乔献华:谢谢您,谢谢!

男  子:(笑笑)如果你能加入我们团,就是我该谢谢你了。

    男子说完,离开。

乔献华站起身来,拍拍身上的泥,笑着离开。



第15场    场景:乔住处院子里   

人物:乔献华   几个女知青

夜/外  



乔献华走到院子里,一个院子里的王淑珍和几个女知青正在院子里煮饭。

王淑珍抬头看见乔献华,张了张嘴,没有说话,转身回屋去了。

乔献华蹲在院子里煮饭。

其他几个女知青站在一起,看着乔献华。

知青甲:看到没有,乔献华是“黑五类”,还真是没看出来,亏得我还和她那么好,没想到她骗咱们骗的那么严。

知青乙:就是,现在我们知道她的身份了,所以我们一定要和她划清界限,而且要对她进行再教育,我们要担起挽救她的责任,这样才能对得起国家,对得起党对我们的信任。

    乔献华没有说话,拿出自己盛饭的东西,把饭装进去,往院子外面走。



第16场     场景: 生产队长办公室   

人物:生产队长   歌舞团男子

日/内           





     歌舞团男子走进队长办公室,队长正坐在椅子上看报纸。

男  子:队长!

队  长:(抬头看一眼,马上站起来)咦,什么风把你吹来啦,快请进,快请进!

男子走进来,被队长拉着坐下。

男  子:我这次来,是有些事要和队长你商量一下!

队  长:(放开男子的手,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,端着水杯往男子身边走)你们这种文化人有啥用的着我的地方,你说,你说!

男  子:我们歌舞团里需要一些能歌善舞的人,想从你们队里挑几个人!

队  长:我们队里能歌善舞的人多的是,你尽管挑!

男  子:昨天白天的演出,我看了看,你们队里那个叫乔献华的女同志很有这方面的天赋,你看能不能让她进我们歌舞团——

队  长:(脸色一变,转过身去,把手里的杯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)她?

男  子:怎么着,你们还不舍得放人?

队  长:凭她也配,她一个“黑五类”凭什么能进你们这么高雅的团里呢?

男  子:您这话什么意思啊?

队  长:(转过头来,阴着脸)她可是我们队里的“黑五类”,一家都是反革命分子,你要是选就选其他人,反正选谁也不能选她!

男  子: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,她是一个好苗子,很有可塑性,说不定哪天就出名了,当时你这个队长脸上不也有光吗?

队  长:(扯着嗓门,一张脸涨得通红)通融,怎么能对他们“黑五类”通融,有光,别到时候也让我被让反革命的黑锅我就谢天谢地了。如果你真想选人的话,我们队里其他的好姑娘多的是,你就不能……

男  子: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觉得她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,所以才……不过如果你不想放人的话,那就算了,反正我们的演出明天就要结束了。

队  长:你看,你就不能选其他人,非要选一个“黑五类”?

男  子:(尴尬地笑了下)反正也没多大事,这事不成也就算了。团里还有些事,我就先回去了。

    男子说完急着往外面走。

队  长:(从办公室里追出来)你再看看其他姑娘,说不定有你中意的!

    男子没有说话,一直往前走。

队  长:(自言自语)选她,坚决不行,她根本就没有进歌舞团的资格,当初让她进宣传队已经是个错误了,还想让她发达了,门都没有!

    队长用力敲一下桌子,一脸气愤。



第17场    场景:复兴村子路上   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人物:乔献华   众知青  王淑珍   男子

       日/外   



    乔献华走在路上,往歌舞团演出的方向赶去。

    周围有知青路过。

知青甲:真可惜,他们才来这么几天就要走了,那么好的表演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机会看上呢。

知青乙:是啊,他们跳的舞真好看,唱得歌也好听。

乔献华脸上表情一变,立马往前跑去。

歌舞团所有的成员都站在车上,男子就站在车边上。

乔献华跑过去,站在那个中年男子面前,脸上都是汗水。

乔献华:(抬头对着中年男子)同志,你不是说给我们领导说说,让我去你们歌舞团的吗?

男  子:真是不好意思,你们领导说你成分不好,还需要在农村继续改造,我们也没有办法要人。要不,你再去给你们领导说说?

乔献华:(无奈的摇摇头)不用了,不过还是要谢谢你。(转过头去,慢慢地离开)

男  子:(朝她喊)同志,如果你争取到机会的话,就联系我们吧!我们歌舞团需要你这样的人才。

乔献华离开人群,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
王淑珍和一群女知青站在旁边看着乔献华离开。

知青甲:就她,还想跟着歌舞团,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,歌舞团就是要我,也不可能要她呀,真是!

王淑珍:可别这样说,献华就是跳舞跳得好,而且长得也好,只不过成分不好,要不然我相信他一定能进歌舞团。

知青甲:那又怎么样,我才不相信哪个单位会收一个“黑五类”!

两人议论着走远。



第18场     场景:思想教育专屋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人物:生产队长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日/内

乔献华浑身是泥地走进了“专屋”,生产队长坐在桌前看报。

生产队长看见乔献华进来,放下手里的报纸。

乔献华:队长,您找我?

队  长:(站起身来)我说乔献华,昨天刚知道你的身份,今天你就想离开农村这个天然改造场了么?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,有什么资格参加人家歌舞团?

乔献华:队长,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

队  长:什么意思?你去找人家歌舞团的领导,这事我都知道了,你以为你会跳舞,会唱歌,别人就会要你么,别忘了,你是“黑五类”,是反革命分子。

乔献华:队长,我没有,是他先找的我,是他看我跳舞跳得不错,想让我进歌舞团的,我没有主动。

队  长:人家找你,谁信?咱队里那么多女知青,为啥就只找你,别的女知青就不会跳舞唱歌啦?

乔献华:队长,我不是那个意思!

队  长:我不管你什么意思,回去好好劳动,好好改造,争取早日脱离资产阶级队伍,走到人民群众中来。

乔献华:我知道了,队长。

队  长:(摆摆手)好,好,你回去吧。要积极地投身到劳动中去才行。

    乔献华点点头,从队长办公室走出来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0

好友

316

积分

中级会员

发表于 2014-5-8 00:41:30 |显示全部楼层
佩服,佩服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0

好友

316

积分

中级会员

发表于 2014-5-12 13:00:13 |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楼主啦~~~~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回顶部